沙龙salon36_沙龙国际salon36_salon36.com客户端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羊城 崔文燦 發表時間:2018-07-30 08:46
  有夢想就去追啊!哪怕邁出一小步,對于夢想與現實來説也是一大步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7月伊始,剛剛大學畢業的堂妹只身來到廣州。奇怪的是,她並沒有第一時間找我,我納悶:我和她素來交好,怎麼到了“我的地盤”上不來找我玩呢?  我打電話給她,問她想去哪些地方玩,想吃什麼小吃,她含糊不清。我心頭冒出一個想法:她該不會是自己偷偷來廣州找工作了吧。  妹妹的父母都在老家農村,她還有個弟弟,正在讀初中。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叔叔身體不算好,有時甚至無法下床正常走動,于是叔叔嬸嬸都希望她大學畢業後能回家鄉找個穩定的“鐵飯碗”——一方面,他們覺得女孩子一個人在外打拼漂泊太辛苦,另一方面,他們也希望妹妹能離家近,解去他們的相思之苦。  可妹妹偏偏學了一個不容易吃“鐵飯碗”的專業——設計。那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也是她特長所在。  我仍記得,她還是大二學生的時候,將自己親手設計的室內裝修圖紙發給我時,我驚訝的心情——這是我妹妹設計的作品嗎?一套住宅,她設計出了三種不同的方案,在我這個外行看來,無論是哪種方案,從布局到裝飾到配色,都堪稱專業。  我驚喜于她的才華和進步,也為她對自己專業的努力而感動,我鼓勵她:“好好學,畢業了來廣州吧,這裏機會多,有你學習和施展才華的空間!”  可是,叔叔嬸嬸並不希望她從我們那座北國的小城來到這個嶺南的大都市。雖然他們從沒對我勸妹妹來廣州發表過什麼不滿,但從他們的表情和沉默來看,他們或許對我的慫恿頗有微詞。漸漸地,我也就不再勸妹妹來廣州謀份設計師差事了,反而順了她父母的意,讓她大學一畢業就回家考個公務員、事業編,安安穩穩地就業。  去年寒假,妹妹乖乖聽了父母的話,報了培訓班,準備考當地銀行。我為她捏了把汗:她明明就是個藝術胚子,去中規中矩的銀行合適嗎?和她競爭的都是些金融會計專業的學生,她怎麼競爭得過人家呢?後來,我的擔心還是應驗了:她與銀行無緣。  再後來,她返回學校做畢業設計,準備畢業答辯。我知道,她心裏還是有一個設計夢,她不是一個善于表達內心想法的姑娘,但是我感覺出了她對設計的激情,因為當她跟我談起她的畢業作品——一棟三層別墅設計的時候,眼裏是放光的,聲調是激昂的。  就在妹妹到廣州後第三天,我實在忍不住了,打電話問她:“你為什麼一直不來找我?”電話那頭,她笑嘻嘻地説:“因為我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去找你啊!”  我吃了一驚:“你在廣州找到工作了?”果不其然。不過更令我吃驚的是她行動之迅猛——在短短三天時間內,她不僅在一家知名裝飾公司找到了設計師助理的工作,還自己租了一套房子!要知道,我的妹妹可是一個性格溫吞,做事慢條斯理的人啊!  “我想在年輕的時候,多奮鬥奮鬥!”她告訴我。而她的父母也漸漸接受了這個現實。我想,做父母的,當看到孩子做自己真心喜歡的事時,必定也是理解支持吧。  這段時間,妹妹工作著實辛苦——她每周只休息一天,其余時間都在做室內軟裝設計,前幾天,她接到了一單生意,跑去番禺一戶業主家量房,在微信給我發來一個定位,説這邊風景好得很,人們在這兒居住一定很幸福。  好幾次夜晚,還在加班的她給我發來幾張她設計的家居裝修圖——她從當前流行時裝元素中找尋靈感,將模特的最新衣服的花色移花接木到家居設計中,不但不違和,反而有種時尚、與眾不同的感覺。做設計是辛苦的,有天半夜,她給我發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口裝著土豆塊的鍋,她太累了,回家想吃個夜宵,自己煮了鍋土豆犒勞自己。  做姐姐的,看到這些雖然心疼,但也有好些欣慰。剛參加工作,她掙錢不多,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除了我她幾乎沒有依靠。但正是因為夢想,她選擇了這條並不算好走的路。這個世界從來不缺想法,也不缺夢想,卻缺少讓夢想變成現實的行動。有夢想就去追啊!哪怕邁出一小步,對于夢想與現實來説也是一大步。  來源|羊城晚報,作者:羊城晚報記者 崔文燦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1. 旅遊
  2. 汽車
  3. 科技
  4. 文化
  5. 美食
數字報

沙龙salon36_沙龙国际salon36_salon36.com客户端

羊城晚報  作者:羊城 崔文燦  2018-07-30
  有夢想就去追啊!哪怕邁出一小步,對于夢想與現實來説也是一大步   主播/羊城派記者 崔文燦  7月伊始,剛剛大學畢業的堂妹只身來到廣州。奇怪的是,她並沒有第一時間找我,我納悶:我和她素來交好,怎麼到了“我的地盤”上不來找我玩呢?  我打電話給她,問她想去哪些地方玩,想吃什麼小吃,她含糊不清。我心頭冒出一個想法:她該不會是自己偷偷來廣州找工作了吧。  妹妹的父母都在老家農村,她還有個弟弟,正在讀初中。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叔叔身體不算好,有時甚至無法下床正常走動,于是叔叔嬸嬸都希望她大學畢業後能回家鄉找個穩定的“鐵飯碗”——一方面,他們覺得女孩子一個人在外打拼漂泊太辛苦,另一方面,他們也希望妹妹能離家近,解去他們的相思之苦。  可妹妹偏偏學了一個不容易吃“鐵飯碗”的專業——設計。那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也是她特長所在。  我仍記得,她還是大二學生的時候,將自己親手設計的室內裝修圖紙發給我時,我驚訝的心情——這是我妹妹設計的作品嗎?一套住宅,她設計出了三種不同的方案,在我這個外行看來,無論是哪種方案,從布局到裝飾到配色,都堪稱專業。  我驚喜于她的才華和進步,也為她對自己專業的努力而感動,我鼓勵她:“好好學,畢業了來廣州吧,這裏機會多,有你學習和施展才華的空間!”  可是,叔叔嬸嬸並不希望她從我們那座北國的小城來到這個嶺南的大都市。雖然他們從沒對我勸妹妹來廣州發表過什麼不滿,但從他們的表情和沉默來看,他們或許對我的慫恿頗有微詞。漸漸地,我也就不再勸妹妹來廣州謀份設計師差事了,反而順了她父母的意,讓她大學一畢業就回家考個公務員、事業編,安安穩穩地就業。  去年寒假,妹妹乖乖聽了父母的話,報了培訓班,準備考當地銀行。我為她捏了把汗:她明明就是個藝術胚子,去中規中矩的銀行合適嗎?和她競爭的都是些金融會計專業的學生,她怎麼競爭得過人家呢?後來,我的擔心還是應驗了:她與銀行無緣。  再後來,她返回學校做畢業設計,準備畢業答辯。我知道,她心裏還是有一個設計夢,她不是一個善于表達內心想法的姑娘,但是我感覺出了她對設計的激情,因為當她跟我談起她的畢業作品——一棟三層別墅設計的時候,眼裏是放光的,聲調是激昂的。  就在妹妹到廣州後第三天,我實在忍不住了,打電話問她:“你為什麼一直不來找我?”電話那頭,她笑嘻嘻地説:“因為我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去找你啊!”  我吃了一驚:“你在廣州找到工作了?”果不其然。不過更令我吃驚的是她行動之迅猛——在短短三天時間內,她不僅在一家知名裝飾公司找到了設計師助理的工作,還自己租了一套房子!要知道,我的妹妹可是一個性格溫吞,做事慢條斯理的人啊!  “我想在年輕的時候,多奮鬥奮鬥!”她告訴我。而她的父母也漸漸接受了這個現實。我想,做父母的,當看到孩子做自己真心喜歡的事時,必定也是理解支持吧。  這段時間,妹妹工作著實辛苦——她每周只休息一天,其余時間都在做室內軟裝設計,前幾天,她接到了一單生意,跑去番禺一戶業主家量房,在微信給我發來一個定位,説這邊風景好得很,人們在這兒居住一定很幸福。  好幾次夜晚,還在加班的她給我發來幾張她設計的家居裝修圖——她從當前流行時裝元素中找尋靈感,將模特的最新衣服的花色移花接木到家居設計中,不但不違和,反而有種時尚、與眾不同的感覺。做設計是辛苦的,有天半夜,她給我發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口裝著土豆塊的鍋,她太累了,回家想吃個夜宵,自己煮了鍋土豆犒勞自己。  做姐姐的,看到這些雖然心疼,但也有好些欣慰。剛參加工作,她掙錢不多,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除了我她幾乎沒有依靠。但正是因為夢想,她選擇了這條並不算好走的路。這個世界從來不缺想法,也不缺夢想,卻缺少讓夢想變成現實的行動。有夢想就去追啊!哪怕邁出一小步,對于夢想與現實來説也是一大步。  來源|羊城晚報,作者:羊城晚報記者 崔文燦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