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salon36_沙龙国际salon36_salon36.com客户端

来源:羊城派 作者:梁柏文 发表时间:2018-05-16 10:47
  做事之前先学会做人,做生意亦如此。为蝇头小利算计陷害,到头来不仅伤害兄弟情,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阿阳和阿光兄弟俩合伙利用自家在国道旁的地开了家饭店,生意不温不火,靠勤劳薄利倒也赚点辛苦钱。  多年后,两人商量饭店继续合伙,但饭店旧屋楼上由弟弟阿光改建自住,大哥阿阳则在相隔不远的路边建新楼。阿光又独自买下两楼之间的一块空地作停车场。阿光说每月要两千元租金,阿阳爽快同意。  后来,国道改造成一级公路,向两边拓宽并铺上水泥,这样,饭店的环境改善了,生意也好了不少。  阿光提出要增加些租金,水涨船高嘛。阿阳二话没说,同意增一千元。  阿阳的妻子身体不适,老中医说要食用地胆头炖湖鸭汤祛湿排毒。那晚,阳婶正在喝这个汤,一位客人闻味好奇地问:“这是啥汤?给我来一例。”  “饭店没这汤,”阳婶见客人有些失望,便把自己要喝的汤递过去,“要不来一碗?”  客人一边品着汤,一边惊叹:“饭店为啥不开发这个汤呢?既有功效,味道又很独特。”  不久,饭店果真推出湖鸭炖地胆头汤,征服了不少客人,生意一路飘红。  这时,阿光提出停车场租金要五千元。阿阳不同意,说生意好是自己夫妻独创的一锅汤带动的,应该多拿一些分成。对此,阿光也不同意。有人提出折中方案,租金增加多少,就给阿阳提成多少,却遭两人反对。渐渐地,阿光怀疑阿阳购进食材价高吃回扣,阿阳怀疑仓库食品不翼而飞是阿光监守自盗……两人常常大吵大闹,有几次几乎大打出手。  后来,阿光提出分开单干。他想,自己占有地利;阿阳也不示弱,庆幸自己早早就在国道边建起楼房。  兄弟分道扬镳,阿光的生意没受到太大影响,倒是阿阳另起炉灶,有些举步维艰。  阿阳常常站在店前,见到熟面孔就招招手,倒也有些客人过来。这些客人知道实情后骂阿光不仁不义,起飞脚踢走大哥。  阿阳的招手举动慢慢地引起阿光注意,他看到有些客人把车停自己这边,却跑到阿阳那边用餐,便在界至修起一道高高的围墙挡住视线。这样,阿光这边形成一个宽大停车场,阿阳那边仅有门前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地方可停车,生意更是雪上加霜。  从此,两人心里也筑起一道墙……  那天,当地的大老板刘总一行十几人前来用餐,看到阿光这边停满车,只好把车停到阿阳门前。刘总他们用完餐取车时碰见阿阳,刘总说,不好意思,下次再光顾。  “没事,停吧,光顾谁都没问题。”阿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酸酸的。这些日子饭店前就没停几辆车。  不久,刘总他们又来用餐,车停在阿光店前,可吃饭的人要排队等候,刘总赶时间,想起前些天停车阿阳门前的事,心里很过意不去,便移步去光顾。  这边很冷清,只有三张桌有客人,但环境不错,菜式味道略胜一筹,特别是汤做得甘甜鲜美。怎么生意就差那么多?刘总有点不明白。  阿阳说,合伙时自己打理后勤,老伴当大厨执铲掌勺,地胆头湖鸭汤就是她创出来的。我们跟客人不怎么熟识,分开自然吃亏些。  “难怪,你的汤做得比那边好。”刘总点点头,心里盘算如何帮他推介一下。  “原先很多人没在意,后来也有知实情的人来帮衬,却又遭人暗算,说吃我们的饭菜农药中毒,又故意在汤里投死苍蝇……”阿阳摊开双手,一脸无奈。  “谁这么阴毒?!”这时,有人告诉刘总是阿光在背后捣鬼。  “你百口难辩,食客又喜欢跟风。”阿阳愤愤不平。  刘总他们取车准备离去时,阿光气冲冲地走过来吼:“以后不在这儿吃,就不要在这停车……”  刘总打算教训一下这个喜欢动歪脑筋的卑鄙小人。想起“食客喜欢跟风”这句话,刘总有了主意。  周末,刘总他们又来了,还约上十几位老板朋友。十多台奔驰、宝马、奥迪齐刷刷停在阿阳店前,客人衣着光鲜,派头十足,自然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阿光瞥见倒是“哼”了一声,脸露轻蔑。  连续几个周末,这帮人都开名车光顾阿阳的店,引起了食客们的注意。阿阳饭店有什么好吃的能吸引这些贵客?大家纷纷跟风一探究竟。  客人发现这边的姜葱蒸鲩、腩肉爆猪肚很有特色,汤更是鲜美可口,环境干净卫生,服务态度又好……很快,客人骨牌效应般倒向阿阳店。  阿光见状恼羞成怒,在停车场出入口建闸门吊横杆,不来店吃饭的车辆不让停车。对此,客人很反感,宁可把车停在国道边,也不进阿光店。  阿光知道刘总是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财大气粗,人又仗义,自己绝对惹不起。他冷静考虑后便找到刘总:“你为啥帮助阿阳?他给多少好处?我给。”  “我缺钱吗?我只想你兄弟俩公平竞争。”刘总一针见血。  “你把客人引到我这边,你和亲友用餐一律五折。”阿光试探地亮出底牌。  “我在乎蝇头小利吗?你做人太不厚道,造谣惑众,算计陷害……”刘总毫不留情。“再这样下去我肯定关门!你不能不帮一把吧?”阿光红着脸,神情尴尬。  “当然也能帮你,那就先拆掉围墙再说。”刘总淡淡地回应道。  “那我……亏多了……”阿光有点吞吐,又心有不甘。  “你亏得还不够多吗?你就亏在做人!”刘总指责。  “我拆,我拆。”阿光实在没有更好办法,只得按刘总说的做,第二天就拆掉围墙。  刘总对其他客人说,以后车辆随便停,两家兄弟饭店谁好帮衬谁,都一样好,那就轮着光顾吧……客人报以热烈掌声。刘总在当地很有威望,又说得在理,大家都愿意听他的。  从此,阿阳阿光两兄弟公平竞争,讲求饭菜质量,改善服务态度,双方生意都很红火。  阻隔在阿阳和阿光心里的那道墙,也倒了。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4月23日,A12版,作者:梁柏文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1. 旅游
  2. 沙龙国际网站
  3. 科技
  4. 文化
  5. 美食
数字报

沙龙salon36_沙龙国际salon36_salon36.com客户端

羊城派  作者:梁柏文  2018-05-16
  做事之前先学会做人,做生意亦如此。为蝇头小利算计陷害,到头来不仅伤害兄弟情,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阿阳和阿光兄弟俩合伙利用自家在国道旁的地开了家饭店,生意不温不火,靠勤劳薄利倒也赚点辛苦钱。  多年后,两人商量饭店继续合伙,但饭店旧屋楼上由弟弟阿光改建自住,大哥阿阳则在相隔不远的路边建新楼。阿光又独自买下两楼之间的一块空地作停车场。阿光说每月要两千元租金,阿阳爽快同意。  后来,国道改造成一级公路,向两边拓宽并铺上水泥,这样,饭店的环境改善了,生意也好了不少。  阿光提出要增加些租金,水涨船高嘛。阿阳二话没说,同意增一千元。  阿阳的妻子身体不适,老中医说要食用地胆头炖湖鸭汤祛湿排毒。那晚,阳婶正在喝这个汤,一位客人闻味好奇地问:“这是啥汤?给我来一例。”  “饭店没这汤,”阳婶见客人有些失望,便把自己要喝的汤递过去,“要不来一碗?”  客人一边品着汤,一边惊叹:“饭店为啥不开发这个汤呢?既有功效,味道又很独特。”  不久,饭店果真推出湖鸭炖地胆头汤,征服了不少客人,生意一路飘红。  这时,阿光提出停车场租金要五千元。阿阳不同意,说生意好是自己夫妻独创的一锅汤带动的,应该多拿一些分成。对此,阿光也不同意。有人提出折中方案,租金增加多少,就给阿阳提成多少,却遭两人反对。渐渐地,阿光怀疑阿阳购进食材价高吃回扣,阿阳怀疑仓库食品不翼而飞是阿光监守自盗……两人常常大吵大闹,有几次几乎大打出手。  后来,阿光提出分开单干。他想,自己占有地利;阿阳也不示弱,庆幸自己早早就在国道边建起楼房。  兄弟分道扬镳,阿光的生意没受到太大影响,倒是阿阳另起炉灶,有些举步维艰。  阿阳常常站在店前,见到熟面孔就招招手,倒也有些客人过来。这些客人知道实情后骂阿光不仁不义,起飞脚踢走大哥。  阿阳的招手举动慢慢地引起阿光注意,他看到有些客人把车停自己这边,却跑到阿阳那边用餐,便在界至修起一道高高的围墙挡住视线。这样,阿光这边形成一个宽大停车场,阿阳那边仅有门前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地方可停车,生意更是雪上加霜。  从此,两人心里也筑起一道墙……  那天,当地的大老板刘总一行十几人前来用餐,看到阿光这边停满车,只好把车停到阿阳门前。刘总他们用完餐取车时碰见阿阳,刘总说,不好意思,下次再光顾。  “没事,停吧,光顾谁都没问题。”阿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酸酸的。这些日子饭店前就没停几辆车。  不久,刘总他们又来用餐,车停在阿光店前,可吃饭的人要排队等候,刘总赶时间,想起前些天停车阿阳门前的事,心里很过意不去,便移步去光顾。  这边很冷清,只有三张桌有客人,但环境不错,菜式味道略胜一筹,特别是汤做得甘甜鲜美。怎么生意就差那么多?刘总有点不明白。  阿阳说,合伙时自己打理后勤,老伴当大厨执铲掌勺,地胆头湖鸭汤就是她创出来的。我们跟客人不怎么熟识,分开自然吃亏些。  “难怪,你的汤做得比那边好。”刘总点点头,心里盘算如何帮他推介一下。  “原先很多人没在意,后来也有知实情的人来帮衬,却又遭人暗算,说吃我们的饭菜农药中毒,又故意在汤里投死苍蝇……”阿阳摊开双手,一脸无奈。  “谁这么阴毒?!”这时,有人告诉刘总是阿光在背后捣鬼。  “你百口难辩,食客又喜欢跟风。”阿阳愤愤不平。  刘总他们取车准备离去时,阿光气冲冲地走过来吼:“以后不在这儿吃,就不要在这停车……”  刘总打算教训一下这个喜欢动歪脑筋的卑鄙小人。想起“食客喜欢跟风”这句话,刘总有了主意。  周末,刘总他们又来了,还约上十几位老板朋友。十多台奔驰、宝马、奥迪齐刷刷停在阿阳店前,客人衣着光鲜,派头十足,自然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阿光瞥见倒是“哼”了一声,脸露轻蔑。  连续几个周末,这帮人都开名车光顾阿阳的店,引起了食客们的注意。阿阳饭店有什么好吃的能吸引这些贵客?大家纷纷跟风一探究竟。  客人发现这边的姜葱蒸鲩、腩肉爆猪肚很有特色,汤更是鲜美可口,环境干净卫生,服务态度又好……很快,客人骨牌效应般倒向阿阳店。  阿光见状恼羞成怒,在停车场出入口建闸门吊横杆,不来店吃饭的车辆不让停车。对此,客人很反感,宁可把车停在国道边,也不进阿光店。  阿光知道刘总是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财大气粗,人又仗义,自己绝对惹不起。他冷静考虑后便找到刘总:“你为啥帮助阿阳?他给多少好处?我给。”  “我缺钱吗?我只想你兄弟俩公平竞争。”刘总一针见血。  “你把客人引到我这边,你和亲友用餐一律五折。”阿光试探地亮出底牌。  “我在乎蝇头小利吗?你做人太不厚道,造谣惑众,算计陷害……”刘总毫不留情。“再这样下去我肯定关门!你不能不帮一把吧?”阿光红着脸,神情尴尬。  “当然也能帮你,那就先拆掉围墙再说。”刘总淡淡地回应道。  “那我……亏多了……”阿光有点吞吐,又心有不甘。  “你亏得还不够多吗?你就亏在做人!”刘总指责。  “我拆,我拆。”阿光实在没有更好办法,只得按刘总说的做,第二天就拆掉围墙。  刘总对其他客人说,以后车辆随便停,两家兄弟饭店谁好帮衬谁,都一样好,那就轮着光顾吧……客人报以热烈掌声。刘总在当地很有威望,又说得在理,大家都愿意听他的。  从此,阿阳阿光两兄弟公平竞争,讲求饭菜质量,改善服务态度,双方生意都很红火。  阻隔在阿阳和阿光心里的那道墙,也倒了。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4月23日,A12版,作者:梁柏文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