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疫情中“最动听”的情话
  2.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的医护夫妻
  3. 武汉雷神山医院边建设边收治患者
  4. 一大批防护服、口罩等救援物资抵达武昌火车站
广东抗击疫情

不惧暴雨寒潮, 广东又一批医护人员奔赴湖北

2月15日晚,在暴雨与寒潮中,102人的广东医疗团队再赴湖北。

荆州:顶风冒雪前行, 广东医疗队全面进驻病房

至14日,广东第一、第二批援助湖北荆州医疗队的300多名队员已经全面进入收治重症、危重患者的病房,争分夺秒开展救治工作。

同心战“疫”,广铁集团已向武汉运输专家及医务人员1210名,物资271吨

截至2月12日,广铁集团已累计完成17批、1210名专家及医务人员驰援武汉的运输任务,装运防控保障物资721批、271吨。

【海报】致敬!“疫”线战士!

因为有他们的坚守,这场战“疫”,我们充满必胜信心!

冒着风雪 第三批医疗队整装出发 其中有30多名重症救治专家广东援荆医疗队已全面进入隔离病房

第三批医疗队中,更是配备有多名重症救治专家,进一步补强前线医护力量。

广东安全处置医疗废物逾六千吨,空气、水环境质量三年同期最好

目前,全省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能力为427.7吨/天。
全国速报

踏入隔离点“红区”:有人确诊也有人解禁

2月13日,湖北武汉。记者亲身探访汉南区的绿地康养居酒店,此处于3日被征用为密接者隔离点,长期住着50余位密接者。

春天里,保持战斗姿态凝聚磅礴力量

让广大奋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和各条战线上的同志们备受鼓舞。这些话语字字千钧,温暖人心。

推动中小企业复工复产,需要多方守望相助

中小企业普遍抗风险能力差,在疫情的叠加影响下,复工复产困难。惟有多方合力,才能携手中小企业共渡难关。

海关总署坚决斩断野生动物走私渠道

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已达数万例,死亡病例已过千人,冰冷数据的背后是数万家庭的悲剧。

国家林草局等五部门共同开展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

联合开展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取缔和严厉打击疫情期间野生动物违规交易行为。

伊拉克各界向中国捐赠医疗物资

在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的协调下,于近日打通运输渠道,将尽快运送至中国境内。

“把阿克苏人民的‘礼物’送到武汉人民手上”

2月11日,100吨冰糖心苹果和96吨香梨、红枣等果品,通过冷藏车运往湖北武汉,捐赠给疫情防控一线的医护人员。
前线日志
  1. 一家5人战胜疫魔 2岁宝宝有了28个"护士妈妈"

    “护士妈妈”从家里带了很多玩具给小宝玩 通讯员供图外公、爸爸、妈妈、外婆、哥哥相继确诊被隔离,两岁半宝宝有了28个“护士妈妈”。坚持与爱让他们挺过来了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张  华通讯员 薛冰妮 王蒙 陈淑华一家六口,五人相继确诊新冠肺炎住进隔离病房,剩下的两岁半孩子突然发起了烧,谁来照顾?想起二十多天来的遭遇,刘女士(化名)不由得红了眼眶:“幸亏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当起了‘临时妈妈’,悉心照顾我的孩子。”15日,春雨里,刘女士母亲出院,一家人全数康复团聚。对这个战胜疫魔的家庭,春天终于来了。1 老爷子太倔,初时发热拒绝去医院故事还得从腊月廿七说起。1月21日,刘女士的父亲从武汉来到广州,与女儿一家一起过年。年关将近,家人忙着外出采购年货。腊月廿八,父亲到市场上买菜,因为感觉热,回家就把外套脱了。不料,没过一个小时,老爷子就感觉不对头,发烧了。一开始他还没在意,以为是受凉感冒。但刘女士的警惕性很高,建议赶紧去医院排查一下。无奈老人家固执得很,甚至对女儿的意见十分反感:“你们让我去检查,我就自己买张票回武汉!”刘女士不断劝说,“家里有两个孩子,去医院排查一下更安心”。可父亲倔得很,就是不听。1月23日,看到女婿开始发烧,老爷子才慌了,于是和女婿一起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省二医”)发热门诊就诊。两人第一次做核酸抗体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不过,由于老人家有发热症状,又来自武汉,医生还是把两人收治到感染科的隔离病区观察。2 “拔出萝卜带出泥”,一家5人感染1月24日,医院再给两人做核酸抗体检测,结果都呈阳性,确诊为新冠肺炎。得知这一情况,广州市海珠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立即在刘女士所住社区划了警戒线,对其一家采取居家隔离,并逐一进行核酸抗体检测。刘女士检测结果呈阳性,随即被收治进省二医感染科,与父亲、丈夫都在一楼的负压病房。事情还没完。省二医心血管科副主任护师冷梅芳介绍,刘女士的母亲和12岁的大儿子检测结果也均为阳性。让医生迷惑的是,一家人症状有明显不同:刘女士虽然检测结果是阳性,却无发热、咳嗽、咳痰症状,在医院做胸片检查,肺部也没有病理改变;其母亲和大儿子却有持续低热,37.6℃左右,有咳嗽和咳痰。2岁半的小儿子检测结果却是阴性,无任何异常症状。大年初二,也就是1月26日,刘女士的母亲和大儿子也住进了负压病房。3 2岁小儿发烧,还是接到医院更保险一家六口,五人都进了隔离病房,家里还有一个2岁半的小儿子,无亲朋好友可以托付,怎么办?一时间,外公内疚,爸爸担忧,妈妈伤心,外婆只能哭……后来,经过沟通,海珠区疾控中心把孩子交给街道办,暂时由社工照顾。孩子在被抱去街道办的路上哭得撕心裂肺:“我不要去,我要跟妈妈、外婆在一起。”“我也要去医院,我也要去医院。”更令人无措的是,这个2岁多的宝宝离开家人之后,突然发起烧来。在隔离病房,冷梅芳了解到刘女士一家的遭遇,随即将情况向医院护理部汇报。孩子发烧了,虽然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但可能正处于“潜伏期”,尚无抗体产生。考虑到孩子的情况,医院决定还是把孩子接来。刘女士也愿意把孩子接到医院,由医护人员照顾,她觉得这样更加放心。冷梅芳告诉记者,1月29日晚上10时,孩子被连夜送到了省二医,住在负压病房4楼单独的一个隔离区域。4 28位护士当起了“临时妈妈”准备去接孩子了,省二医护理部汤莉主任在护士群里招募自愿在工作之余加班照顾宝宝的护士,30分钟就有28个护士报名。护士们马上组建了微信群讨论照顾事宜,还给群组起了一个温暖的名字——“天使的爱,我们的小可爱”。冷梅芳说,这些护士很多都是初为人母的“90后”,自己的孩子也是两三岁。宝宝到院当晚,就有一名来自门诊的护士照顾。这名护士有一个三岁的孩子,照顾孩子有经验,还从家里带了玩具、零食、牛奶等。刘女士与刚到医院的小儿子视频通话时,心痛得流下眼泪,嘱咐宝宝:“一定要听‘护士妈妈’的话,很快就能与妈妈、爸爸,还有哥哥、外公、外婆在一起了。”护士们临时当妈,觉得小宝并不认生,也不哭闹,挺好带。此外,还有专门的儿科医生主诊,拍片、抽血、采集咽拭子……到了1月30日早上,孩子已经退烧。刘女士通过视频,看宝宝与护士一起玩耍,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5 外婆出院,一家人康复团聚经过医院的悉心治疗,2月8日,刘女士达到出院标准,第一个出院了;2月9日,大儿子康复出院;2月11日,父亲和丈夫也痊愈出院;2月15日,经过专家组确认,母亲达到出院标准,办理出院——一家人终于团聚。刘女士出院当天正好是元宵节。她抱着小儿子对医护人员特别是28名“临时妈妈”连声道谢:“你们照顾小宝,比我自己照顾得更细致。”15日,广州下起了春雨,宝宝的外婆顺利出院。刘女士特意准备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要好好庆祝一下。“回家后,小宝一直惦记着‘护士妈妈’们。等疫情过去了,我们一起回医院看望‘护士妈妈’,希望这份缘分能一直保留下来。”刘女士告诉记者。“从这个家庭聚集病例来看,从外地特别是从湖北返粤的人员,做好自我居家隔离是必须的。”省二医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李观明表示,当前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随着返工潮、返学潮高峰来临,做好自我隔离观察、有针对性预防社区暴发十分重要。

    在ICU奋战二十余日 桑岭:虽然艰难,但不能打乱仗

    广东首位奔赴武汉的医生桑岭在金银潭医院ICU已奋战二十余日,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实现流程化救治文/羊城晚报特派武汉记者 张豪 李斯睿 汤铭明  图/羊城晚报特派武汉记者 汤铭明1月23日至今,桑岭(见上图)已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ICU隔离病房奋战了二十多日。他,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广医一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80后”副主任医师,也是广东第一位奔赴武汉战“疫”前线的骨干医生。武汉“封城”首日,他就接到调令,被选派参加国家卫健委抗击新冠肺炎专家队驰援荆楚。二十多天来,他白天到重症监护室(ICU)临床诊治,晚上会同国家级专家编写重症患者救治流程指南。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实现流程化救治,一步步稳扎猛打,把一个个病人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2月10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视频连线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前线。桑岭参与了这场连线。事后,他在朋友圈中写道:“我们有决心、有信心打赢这场战役!”“病例太多了,专家必须下沉到医疗组”1月23日上午,接到紧急调令后,桑岭便只身一人乘坐高铁从广州出发。因武汉交通管控,他先到临近武汉的城市再转车,当晚8时抵汉。第二天一早,他就前往金银潭医院交接,开始投入到抗疫战中。金银潭医院七楼的ICU中主要是危重症患者,他们年龄普遍较大,基本都是60岁以上,不少老人本身就有脑血管、糖尿病等基础病史。新冠肺炎来势汹汹,他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由于患者过多,ICU里医疗力量不足,其他科室不少医护人员前来支援。然而,他们对重症科室操作不太熟悉,往往救治效率不高。“第一次去给我感觉就是乱,很多医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当然这不怪他们,突然到一个陌生的科室,会存在一些困难,他们都已经尽力了。”说着,桑岭不由得眼睛泛红。“当时形势比想象中严峻,金银潭医院的病例数量还在不断攀升。作为专家组成员,我们必须下沉到医疗组,要负责给病人临床诊治。”桑岭说。从第二天开始,他便和来自浙大附一的一位专家一道,坚持每天去ICU给病人临床诊疗,并开展临床研究工作。“定个小目标,先救活一个ICU重症患者”在桑岭眼里,医生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挽救一个病人就能让他们开心很久。然而,最初来到金银潭医院,一个两个重症病例救治接连失败,让医护人员的信心备受打击。“感觉心态有点崩了。”桑岭说,“当时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对于ICU里插上气管插管的重症患者,先救活一个再说。”65岁的俞阿姨是金银潭医院收治的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转到该院ICU时病情非常糟糕,已出现严重的呼吸窘迫综合征。由于资源紧缺,无法使用人工膜肺(ECMO)。了解情况后,桑岭认为,更重要的是结合既往经验尽可能地去保护患者的气管功能。镇静镇痛、俯卧位通气、肺保护性通气……一系列操作之后,俞阿姨终于从死亡的边缘被拉了回来,其后成功拔除气管插管,转出ICU。“小目标”的实现,也让ICU的医护人员备受鼓舞,士气高昂。有了第一例拔管成功,就有第二例……越来越多病人好转,得以离开ICU。“重症患者救治流程指南已编写完毕”来到武汉以后,桑岭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晚睡觉前,他都会拿出一张小纸条,写满了第二天的计划。白天到ICU给病人临床诊治,晚上会同国家级专家编写重症患者救治流程指南,每天工作都安排得满满当当。工作间隙接受采访时,他的手机依然响个不停。不少医生在诊治过程中遇到拿捏不准的问题时,都会来向他请教。对于新冠肺炎,国家卫健委已陆续出了多版诊疗方案指南。但对于具体的治疗操作,尤其在重症救治方面,不少医生仍有疑惑。于是,桑岭每晚都会与其他国家级专家一同,研究编写简单明了的诊疗流程图。他告诉记者,目前,这份流程指南已编写完毕,正上报国家卫健委,作为新冠肺炎第五版试行诊疗方案的补充。“虽然很艰难,但是我们不能打乱仗,现在这种紧要关头更要冷静应战。”桑岭说。让他欣慰的是,救治率正不断提高,迄今至少有三名患者成功拔除气管插管,转入普通病房,情况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2. 【战疫日记】刘凌云:带领队员坚决完成使命!

    ■时间:2020年2月11日
    ■讲述人:江门市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 刘凌云■记录人: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陈卓栋 通讯员 陈君 何家怡 江讯 谭耀广我是江门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从医已经20多年。在2003年“非典”暴发时,我还是中山大学呼吸内科研究生,参加了广州非典抗“疫”。算起来,我也是个抗“疫”老兵了。17年前我还是个小伙子,现在我已过而立之年,上有老人、下有妻儿。现在,我担任江门赴湖北医疗队的队长,责任和压力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次抗“疫”,我感觉自己的担子更重了。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初期,我凭着多年在呼吸内科打拼的经验和对此次疫情的了解,觉得江门市中心医院作为三甲龙头医院,在关键时刻肯定要派出人员驰援湖北,所以,在还未收到上级通知的时候,我在1月26日已写好了请战书。请战书是这样写的:“作为呼吸内科的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参与过2003年抗SARS非典疫情的高年资医师,深感责任重大。为了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我特此向医院党委请战,愿随时听从医院党委调遣,义无反顾,奔赴一线。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做出应有的贡献。定将竭尽全力,不辱使命,尽吾之所能。”做了这个决定后,我告诉了妻子。她是我们医院产科的护士长,知道我的决定之后非常支持我,说这是医务人员的职责所在。在2月10日晚上,我收到出征湖北的通知。在当下凶险的疫情面前,湖北人民需要我们的支援。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一名共产党员,我义不容辞。到达当地后,我将做好我的工作,带领全体队员坚决完成使命,同时把我们的队员平安带回家!为了我的老母亲、妻子、儿子,我也会保护好自己,平安归来!

    战“疫”日记丨待疫情消散,天天都是情人节

    日期:2020年2月14日讲述人:佛山市第三批驰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助理、信息员,佛山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中医师 张兴钦;佛山市中医院西药房药师 吴苑琳记录人: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郑诚 通讯员 张键怡今天是我到荆州的第三天。我们这支广东支援湖北荆州抗疫医疗队是12日凌晨赶到荆州的。当地政府对医疗队很欢迎,一路上警车开路免检通行。由于当地天气较冷,到酒店时,工作人员还给每位队员们准备了泡面宵夜,每人配了件羽绒服,大家心里顿感温暖起来了。12日一早,广东省医疗队便集中接受新冠肺炎防护知识的培训,强化穿脱防护衣学习。准备正式上岗前,当地和广东省相关部门领导也到场作了战前动员,使大家深受鼓舞。我们10人组成的佛山市第三批驰援湖北医疗队随后被分派到荆州区中医院进行支援。荆州区中医院是当地新冠肺炎的定点收治医院。13日上午,我们正式进驻该院隔离病区,掌握了定点收治医院的工作流程,并进行了岗前培训和对一些工作细节进行了交接。今天上午8点,我和队员们一起准时上岗,进组对患者进行查房。这里的病人都是中轻症为主,重症患者都需要转去上级医院。上午查房下来,目前患者情况总体还算平稳。我也积极发挥我院的中医药治疗优势,根据他们的个体差异,开出了中药方。荆州前线确实比想象中的艰苦,但是没有关系,当地战友很欢迎和支持我们。特别是荆州区中医院领导很细心,担心广东医生来荆州怕冷,及时给大家提供了军大衣等后勤保障,让大家感觉新奇,又体会到这座历史名城的温暖。昨天听说我们佛山市中医院有50人大部队火线集结驰援武汉,我无比的激动,他们英勇无畏的精神深深地震撼着我!尽管我和他们驰援的城市不同,但我们都是为共同的目标而战。原本有医院大后方的支持,已经让我很安心,大部队的到来,让我更加觉得不是孤军奋战!我已逐渐适应这里的工作和节奏,大家也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融入医疗救治工作中。也希望在武汉的兄弟姐妹们,注意保重,到凯旋之日,我们一起胜利会师、平安归来!吴苑琳写给张兴钦的家书:钦,今天是2020年2月14日,是我们在一起的第4个情人节,一个本来可以过得很有意义的日子,你4个月大的“小情人”也可以和你过第一个情人节,我们却只能用微信表达思念,通过冰冷的镜头对望。你总是很忙碌,甚至每逢佳节经常不在身边,我记得你有两年因为工作没陪我们过中秋,今年的春节因为疫情的原因更是一天都没有休息过。我总是说你工作辛苦要注意休息,你总是心疼我照顾宝宝更辛苦。在医院的隔离观察区,每天都接触到不同的病人,在接诊到高度可疑病人时,为了我和宝宝的安全,你告诉我你要自我隔离,我不情愿,但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和宝宝。你没有跟我商量就报名参加驰援湖北的医疗志愿者,以前有什么事你都会跟我商量,唯独这次例外。当你得知自己被选上去前线的时候,你说自己甚至曾经有想瞒着我的念头,幸好,你还是跟我说了。你不知道,能在临行前为你跑前跑后,跟你一起准备行装,是我多么珍惜的时光,对我来说,意义有多大。刚开始,我不太能接受你去湖北,是你反复对我说你是党员,你是重症医学的医生,这个时候应该上。后来我还是被你说服了,我明白这是一个党员的使命和担当,我为你感到骄傲。到荆州后,你说前线比想象辛苦,但是你不怕,我也相信你能挺住。老公,我和宝宝乖乖在家,我会照顾好你的“小情人”,你在前线要好好保护自己,全力救治病患。等你回家我们一起吃还没来得及吃的鸡汤米线。待疫情消散,春暖花开,我们天天都是情人节。2020,唯愿平安,期盼凯旋。爱你的琳琳
  3. 【前线医护日志】我为他做“定制版水杯”,他对我竖起大拇指

    文本整理/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余燕红 通讯员 阚文婧
    讲述者: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ICU护师、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王镜成支援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西院区ICU虽然累,但却觉得收获远比付出多2月10日 23:00,接到协和医院ICU打来的紧急电话,“有两位护士身体出现状况,今晚1点,能不能回来顶个班?”来不及犹豫,我脱口而出:“好,我马上准备出门。”放下电话,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走出温暖的房间。午夜的武汉,寒风刺骨,坐在回医院的公交车上,路程1个多小时,我满脑袋都是谁生病了,怎么样?严不严重?进入隔离病房后,我按常规工作流程给阿叔进行从头到脚的护理查体。腹部检查时,发现他膀胱区隆起,尿道口有渗尿,尿管没有尿液引出来。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我,尿管可能堵塞了。和当班医生交流情况后,重新为阿叔插尿管。新尿管插好后,淡黄色的尿液顺利排出,膀胱隆起的症状也消失了。正式站在抗疫第一线,这是我第一次独立管理病人,虽然累,但能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解决患者存在的问题,预防并发症,让我感到无比的自豪,收获远比付出多。王镜成正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ICU查对医嘱一个“定制版水杯”,患者大哥对我竖起了大拇指2月12日,来到武汉第五天了,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一再强调,个人安全才是第一位,完成既定工作又不被感染是此行任务的重中之重。一早起来感觉身体状况还不错,在房间做了一会儿锻炼,又利用上班前的空闲时间抓紧整理了一下这几天上班的资料、学习视频以及预防院内感染的相关内容,及时整理和消化知识,加快适应新环境新工作。下午上班,新收了一位四十多岁的患者大哥,大哥血氧情况不好,呼吸急促,转到ICU后,医生评估暂时高流量吸氧。准备为大哥留置尿管时,他紧张的看着我,双手紧紧抓住床栏。我知道,他在害怕。我轻声安抚他:“大哥,我是从广州过来的,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请相信我。第一次插尿管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您不要紧张,深呼吸,适应一会就会好了,这是为了方便之后的治疗开展。相信我们,好吗?”大哥点点头,握紧的双手也逐渐放松。迅速完成留置尿管后,大哥说想喝水,但却没有带水杯。没有准备水杯,怎么办?外面的同事递个水杯浪费一套防护服实在是不划算。我想了想,将100m的生理盐水塑料瓶子剪开,插上吸管,临时为他做了一个定制版水杯。大哥喝了一口水,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吃力地说了句“谢谢你们支援武汉”。瞬间,我内心既感动又欣慰。为患者自制饮水杯“我们一起试一试,办法永远比困难多。”听说另一位同事所负责的患者胃管插入困难,我说“我们一起试一试”。根据自己的经验,我跟同事调整了患者体位和插管方向,顺利插入胃管,接下来该确定胃管位置了。穿上隔离衣后,平常看似简单的操作也会变得艰难。一般情况下,胃管插入后,要确定位置,如果回抽没有胃液,则需要使用注射器打气,并用听诊器听气过水声。但是隔着厚厚的防护服时,没有办法使用听诊器确定胃管是否在胃内。结合多年的临床经验,我想到用手摸着胃的生理位置,打气体时手会感受到气流的冲击,根据气流给我们手的反馈感觉来确定胃管的位置。终于,顺利为患者插上了胃管。战“疫”还在继续,虽然知道前方还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困难等着我,但是还是那句话,办法永远比困难多。

    【前线医护日志】同病相怜,隔离病房里的“执子之手”

    文本整理/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张华图/通讯员 伍晓丹叙述者:第一批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党员、珠江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吴锡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世间相爱的人们,总会有这样一个心愿或承诺!然而,今年的情人节,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想要“执子之手”,谈何容易,尤其是像我们,远离家乡前来湖北支援抗疫,与爱人“执子之手”更是一个奢望。在我们的隔离病房,有不少夫妻同时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袭击了他们的身体,但并没有隔离他们相互扶持的心。病床旁的相濡以沫,温暖着对方,更感动着我们。刚出院的28床和29床——叔叔和阿姨,是我们接管的第一对夫妻患者。每天查房,叔叔都会指着爱人主动说:“你们先查她,她今天还是咳嗽厉害,动一下就气喘。”对于自己的情况,却轻描淡写。看得出来,他平时就非常在乎爱人!他俩病床相隔不到两米,却只能互道一句平安,目送一份真情,无法手牵手给予彼此安慰。现在,他们都出院了,等过了隔离期就可以过上正常的日子!祝叔叔,潘阿姨,你们过得还好吗?28床与29床的患者是夫妻俩27床余先生是一位33岁的年轻小伙子,也是我们新收并全程管理的第一个病人。当时来医院的时候,是爱人陪同一起过来的,病情很重,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静息时血氧饱和度才90%。她爱人也患了新冠肺炎,不过自愈了。当时我们跟她谈了他先生的病情,把可能发生的情况跟她交待了,她含着泪签下了病重告知书,但是在丈夫面前却非常冷静,她用行动告诉爱人:“没事的,很快就会好的”。其实,当时她的心里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外人哪能体会。不过,好消息是,今天,余先生出院了,这对爱人来说,一定是最好的情人节礼物了吧!43床患者的丈夫是我们见过次数最多的家属之一,他也得了新冠肺炎,在外科楼住院,病情相对较轻,但他每天输完液就会过来照顾爱人。经过20多天的治疗,现在,爱人可以自己吃饭,趴着玩手机了。我相信,两口子很快就可以在阳光下牵手漫步,享受新沙龙国际网站了!等你们都一个个都康复了,出院了,牵手了,对于我们来说,与自己的爱人“执子之手”也就不再是奢望了。它,就在不远的前方!
  4. 【前线医护日志】50岁的她曾冲锋在“非典”最前线,如今再赴武汉抗疫战场

    文字整理/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陈辉 通讯员 彭福祥 图由医院提供黄丽文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口腔科的一名主管护理师,2003年她曾冲锋在抗击“非典”最前线,如今再次奔赴武汉“抗疫”战场。今年50岁的她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中,战斗在隔离病房中年龄最大的护士。让我们来听听她的心声——打得跑“非典”,也定能战胜“新冠”。讲述者: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口腔科主管护理师 黄丽文临行前我拥抱了女儿,我曾因非典隔离错过她小学开学礼今天是我来到武汉的第7天,下班后无论多么累,看看可爱的同事为我画的那一张张漫画就特别暖心又解压。这是我在中山一院口腔颌面外科工作的第32个年头,在听闻医院要组建驰援武汉医疗队后,我第一个向护长报了名。很快,第一批特战队员的名单出来了,没有我的名字,心里有些失落,但我无条件服从医院的决定,继续学习新型肺炎的知识及医务人员防护措施等。黄丽文和她的战友们临近退休的我怕医院担心我的年龄问题不让我去,于是我又多次向护长表达了我想去前线的愿望,因为身为医护人员,我时刻牢记着自己身上的责任。2003年抗击非典时我没有犹豫,现在我依旧愿意不计生死上前线。8日出发那天的情形仍历历在目。在踏上驰援武汉车的前一刻,我拥抱了我的女儿。2003年我奋战在抗击非典一线的时候,她才六岁,抗击非典胜利后我又隔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还因此错过了她的小学入学。这次去武汉支援,她哭了好久,但女儿啊,妈妈在做你的保护伞的同时,也要去成为病人们的铠甲了。护目镜起雾了,我靠触摸找到了血管在协和医院上的第一个夜班。即使有过穿防护服的经验,可真正穿在身上几个小时后还是会有些力不从心。双层的口罩加上笨重的防护服,我觉得越来越缺氧,头晕头痛还可以坚持得住,只是胃内容物不停地向上翻涌,我只能硬憋着往下咽,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坚持”,我深知防护物资很珍贵,所以坚决不能因为呕吐而污染防护服。同事们为她画的漫画护目镜起雾起得也很厉害,这对于有点老花的我无疑于雪上加霜,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我让自己冷静下来,看不见东西,我就充分利用其他的感官,抽血的时候即使看不到血管很难穿刺,但因为有多年的经验和PICC置管的经历,我还是靠触摸找到了血管。一个夜班下来防护服不知道被汗水打湿了多少次,可当我看到队员们为我在防护服上写下的加油二字时,我觉得特别值得。等打赢这一“疫”摘下口罩吃碗热干面下了夜班,看到口腔科科室群里姐妹们的问候,心里温暖了好多,背后有强大的中山医院,有亲人般贴心的后援团,这一点一滴爱的汇聚变得格外温暖而充满力量,我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打的跑“非典”,也定能战胜“新冠”!到时候,我们会摘下口罩痛痛快快地吃上一碗热干面。(感谢陈芸梅、杨军英、回小晶、李红玉等医护人员对本文的贡献)

    【前线医护日志】紧急抢救时:患者频繁呛咳飞沫喷了我们全身

    文字整理/沙龙国际网站记者 陈辉 通讯员 彭福祥 梁嘉韵 图由医院提供讲述者: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援武汉医疗总队队员、中山一院耳鼻喉科马仁强医生2020年2月13日 晴我们的50张床收的是最危重的我们对口支援的是武汉协和医院西区,之前已经有部分兄弟单位的国家医疗队进驻了,但不断增加的确诊和重症人数,显然需要更多的援手。完全新开放的50张病床,最为危重的转送病例。还记得刚来时,风尘仆仆安顿下来仅半天的队伍马上投入战斗。那时的我们,电脑系统及各方面流程尚未熟悉,还要与狡猾的病毒周旋。克服最初的紧张和恐惧,理性和细致才能保证不出错。为此,领队为我们带来了第一批支援武汉同事的宝贵经验和管向东主任的防护小贴士,医院为我们带来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充足的物资供应,耳鼻咽喉科的家人们更是为我们提供了全方位保姆式的保障支持。日常沙龙国际网站队员们互帮互助,相互鼓励,很快早先的焦虑和不安就烟消云散了。现在经过一周的磨合,队伍战斗力已经全面在线,50张床位已经全部收满,希望能够尽最大努力,解除袍泽的病痛,回归正常的沙龙国际网站。现在经过一周的磨合,队伍战斗力已经全面在线患者去世了,家属反过来安慰我们日常的感动很多,一位患者因为病情过重不幸过世,作为年轻医生,认真说是有些沮丧的,我们无不遗憾地向家属进行疏导工作,家属却反过来含泪安慰我们:“医生,我父亲之前是军人,为老百姓打过仗,他走了,虽然见不到面,成了明天疫情播报跳动的一个数字,但我们仍然感谢你们,在危机和关键的时刻来到这里帮助我们武汉人,向你们致敬!”队伍中有不少湖北的子弟,重症医学科的一位好兄弟操着一口流利的湖北话安抚病患,而为了避免家人担心,他本人却只能向家人隐瞒回到武汉支援的事实。更让人感动的是,经受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武汉当地的朋友们却不忘为医疗队送上爱心,经常有当地朋友自发送来的水果、巧克力、日用品等,让严寒中的武汉充满了爱和关怀。第一次配给,连咸鸭蛋都想到了紧急抢救时患者频繁呛咳喷溅了我们一身今天上班,看到一位之前因为喉癌放疗做了气管切开的确诊患者。只有曾经无数次紧急抢救时,被喷溅到全身的耳鼻咽喉科医生才能深刻感受到开放气道后由于频繁呛咳,播洒在空气中的高浓度飞沫和气溶胶的风险。为了减少患者交叉感染及医护暴露的风险,我向医疗队进行了暴露风险警示,结合目前条件,队友马上为患者安置了过滤装置。护长带着耳鼻喉的护理团队负责整个病区存在最大暴露风险患者的护理工作。我将这个病例通过视频录像发送给了中山一院耳鼻喉科的家人们,很快得到了多位教授的指引和帮助,给了很多切实有效的措施和建议。相信很快我们就可以将这个暴露因素处理好,帮助患者早日康复。大本营的指导及继续不停优化的措施两岁半的女儿问我,爸爸打妖怪的地方在哪里两岁半的女儿问爸爸打妖怪的地方在哪里,我闭上眼回想起半年前开会来过的这座城市,那时长江上的灯光秀一度让人流连忘返,路边的烧烤摊香味四溢。如今看着空空如野的大街,忍受病痛的同胞,恍如隔世。整理好情绪,坚毅向前,希望作为无数战斗在一线的一分子,能为抚平这份伤痛献绵薄之力。爸爸去打怪兽了
文化粤军来战役

征集到近1500件作品,广州文艺工作者助力战“疫”

连日来,广州市文艺工作者创作了大量战“疫”文艺作品,为抗疫一线贡献文艺力量。
日均解答咨询392例,省图馆员提供专业文献服务 在抗疫的特殊时期里,省图充分发挥数字化参考咨询平台的技术优势和全国图书馆同仁的专业优势,加大专业文献服务。
salon36